xsylry

假想cp 劫

暗恋


人物ooc


 


在这个世界上李响所热爱的只有两个:舞蹈和刘迦。


但是却只有一个给予了他回应。


……


李响是在那个冬天遇见刘迦的,刘迦穿着羽绒服,站在公告栏前。


“刘迦啊!”旁边的几个人小声说,“他长得可真好看。”


“刘迦?”有人轻声重复这个名字,“就是那个跳舞特别好的刘迦?”


“那还有谁?估计这一届只有李响可以和他一拼了吧。”


“响哥有把握吗?”有人问,李响看看那边的刘迦,刘迦像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,也转过头,四目相对。李响突然想到了几天前那些女生看的句子。


◆当他第一眼看到那个人时,上帝就在他耳边轻哼:“在劫难逃。”


李响下意识回答:“也许吧。”


……


李响第二次见到刘迦时,他正与一些人排练。而那个指导老师以前带过刘迦。


“老师,这次有没有特别厉害的学弟学妹啊?”


“有一个特别不错的,我把他喊来你看看。”老师转头看向李响,“李响,过来一下。”


“李响,他是你师哥,刘迦。”


“师哥好。”


“别叫师哥,都是见过面的。”刘迦笑说。


李响歪头想了想,眼底划过一丝笑意,开口道:“那……迦哥好?”


“你们原来认识啊。”老师拍拍刘迦的肩膀。刘迦摇摇头,回:“只是见过一面而已。”


是啊,只是见过一面而已。李响低下头,苦涩的扬了扬嘴角。


抬起头,只见刘迦正朝着自己笑,那笑竟温柔的溢出水来,看得李响的心跳快了许多。


那词怎么说来着……在劫难逃。


就这样,两人成为了很不错的朋友。


……


又是一个冬天,又是新一年。


李响这时已经大学毕业了,刘迦在中国境内到处跑,两人只能使用网络联系。


李响正翻看着手机,翻到了一个有意思的话题——催婚。


这时他想起来刘迦的年龄,心中不禁有着些许的好奇,些许的忐忑。


他打开刘迦的通话页面,输入了一行字:“迦哥迦哥。”


“怎么了?”回复出乎意料的快。


“迦哥被催婚了吗?”


“怎么问起这个?”


“没什么,就是好奇。”


“家里倒是不急,就是身边的人催我快一些。”


“唉?迦哥有着急吗?”


“那倒没有,毕竟喜欢这种感情谁也说不准的,而且是过一辈子啊,不能随便的。”


“是啊。”李响按下发送,想了想又打了一行字:“要不咱俩凑合着过吧。”


李响发完这句话就后悔了。自己咋那么冲动呢?


但令李响最蒙的是刘迦的回复。


“可以啊。”


膨!有什么爆炸了。


李响睡不着了,即使现在已经凌晨了。他最后也只是眯了一小会儿,就翻身起来了。


可就是这眯一会儿,李响的心突然冷静下来了。


“李响,对不起啊。”


“我喝了点酒,把你的信息看成是我暗恋一年的女孩的信息了,于是才有了……”


李响的眼中,掉出了水晶,包含着他无尽的悲伤。


两人的联系越来越少,直到每月的交流只有简单的“你过得怎么样?”与“还可以。”


……


但这并不是他们的结局。


就连李响也没想到,他们会因同一个节目聚在一起。


当他们在机场遇见的时候,两人明显都愣住了。


在简单的问候过后,二人再也没有说一句话,似乎是因为太久没有见面了,或是太久没有与对方说很多的话,不论是刘迦还是李响,都觉得有些尴尬。直到两人快到共同的目的地了,刘迦才开口问:


“李响,你是不是还在难过?”


“什么?”李响转头看他,他很好的隐藏了自己的情感,就连自认为最了解李响的刘迦对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也有些犹豫了。


“就是……那次我发错消息的事。”


“哦,那个啊……”李响停下脚步,目光依旧停在刘迦身上,“没有关系的啊,我有时也会发错消息的,尤其是你那天还喝酒,你觉得我像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?”


“没……”刘迦停了停,像是在寻找什么似的再次仔细看着李响的脸,“真的没什么吗?”


“没什么啦。”李响拍拍刘迦的肩,他很轻易地发现了刘迦眼底的失落,便搂上他的肩,说:“怎么,我不在意你还不开心?”


“也没有……”刘迦轻声回答。


“那你不开心什么?”


“没什么,就是想到了些不好的事。”


“哦。”李响看刘迦不愿说,他便也没有追问的意思。


也许我们就这样了吧,只能作对方的伙伴。


“总之,我们再次相遇,这本身就是一种缘分。”刘迦在与李响分开时说,李响笑了笑。


这样也挺好,至少,我们现在在一起。


两人分别在纸上写对方的名字,他们直接成了搭档。


……(刘迦的心事)


刘迦其实是爱李响的。


说不清是什么时候爱上他的,只是突然发现自己很在乎他。


在乎他的动作,他的话语,有关他的事情,他的一切。


他想把他搂入怀中,他想让他只属于自己。


起初他对此感到害怕,因为他从未觉得自己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人,但在之后他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对他不关心,于是他选择了接受,把李响当做自己的爱人来看。


他更爱他了。


就连李响也没有注意到,刘迦的手机里有他的很多照片。


刘迦的心里,只有李响。


当年李响问他:“要不咱们凑合着过吧。”


他几乎是颤抖地发出了“可以啊”。


然后李响就没回话了


他开始忐忑不安,他担心李响不接受自己,他害怕了。


他第一次这么的害怕。


他想起了别人对同性恋的看法。


“同性恋啊,我觉得很恶心。”


“我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”


在这之后,刘迦下定了决心。


如果李响不爱自己,他就要努力不让李响讨厌。


如果李响爱自己,他就要努力不让李响被他人伤害。


于是他编出了一个“暗恋的女孩”。


李响回道:“没关系。”


刘迦不后悔,为了李响,他什么都做的出来。


之后,两人之间的话越来越少。


直到刘迦见到李响,他暗暗叹息。


这就是所谓的“劫”吧。


算了,这样也好。


 


(啊啊啊啊啊!我来晚了!


我好着急啊!!!


我妈不让我写,我差点就没办法发了。


 


下周我会写朱员玉润


 


感谢大家看我写的东西,十分感谢。)


假想cp 幸好(兽人)

兽人化

人物ooc

响哥——丹顶鹤

迦哥——极乐鸟

发情期有

写文的是渣渣



正文↓↓↓↓↓ 

 当刘迦和李响在机场里遇见时,两人明显都是一愣。  

“你怎么在这?”  

“你为什么会在这?”  

二人说出不一样的话,但意思都是一样的。李响开口:“不会是为了舞蹈风暴吧?”  

刘迦点点头,问:“你也参加了?”  

“嗯。”李响回道,两人一起拿上行李,刘迦问:“你来之前在哪?”  

“我来之前在哪里你为什么要知道?”李响反问。在这之后,直到两人上车,谁也没有开口说话。  

上车的时候,刘迦转过头问李响:“你没有其它想问的事吗?”

 “你为什么要离开我?”李响看着他说  

“啊?”刘迦呆住。

  李响看着他,突然他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过去。 

 …… 

 那天深夜,李响像往常一样,手中拿着自己的水瓶,走进了练舞室。 

 他从来不愿在练习舞蹈上对自己好一些,深夜练习已经成了他的日常。

  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,李响也从刚开始的不喜孤独到习惯孤独。 

 而今天他看到房间的一角有个人。  那个人用自己的双翼把自己紧紧包裹,五彩的羽毛在微微颤抖,李响看着他,心想:他一定很难受吧。

于是他走上前去。  “你没事吧?需要我……”话刚说到一半,李响就停住了。 

 那人已经抬起了头,泛红的面庞让李响一惊,他暗暗道:  

遭了! 

 发情期,这是兽人一生怎么也逃不过的事情。他可以自己帮自己,但前提是自己可以保持清醒。因为在这个时候,很少有人能保持清醒。 

 李响的发情期是在十九岁左右,那时他正好在家,所以自己熬过去了。

  他还清晰的记得那时的痛苦,浑身燥热,意识模糊不清。 

 那他怎么办?这时候他熬得过去吗?

  他这里还在想该怎么办,那人却有了动作,他狠狠的扑上李响,直接而粗暴的咬上对方的唇。而李响呢?他根本就推不开身上的人。  

(刹车!!!)

  当李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张陌生的床上,他翻身而起。  

我……(粗鄙之语)  

“丹顶鹤醒了?”被子里传来声音,李响下意识的看向那个人,心脏却不争气的狂跳几下。

  不愧是极乐鸟,他好帅啊!

  不对不对,你你你你……昨天还没看够吗? 

 可他真的好帅啊,就是看不够的那种嘛。

  不不不,比他好看的多了去了,自己就比他好看。  

这么想着,李响终于抬起头正视那人的双眸。 

 那人也看着他,李响突然想起来了。  

这不就是老师口中的那个刘迦吗?  因为李响只是看过他的照片,那张挂在老师办公室的照片,上面的刘迦很显眼,即使是在人群中站着。  

“我……”刘迦刚开口,李响便快速的拿起自己的衣服,快速穿上,逃一般的离开了。

  ……  

自那之后,李响就经常见到刘迦,刘迦说什么,他都不理。

  实际上他很希望刘迦天天都来找他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自己很讨厌他,但是又特别喜欢与他呆在一起。  

自己真是疯了。李响看着门口等着自己的刘迦,心里骂了自己两句。

  但是什么都会有结束,就像是叶子的秋天,属于他们的秋天,就在那个下雪的日子,来的猝不及防。

  李响已经一天都没有见到刘迦了,他有些害怕。 

 听室友说,有自己的信。  

李响拆开信,小小的信封中有一根五彩的小羽毛,和一张纸。纸上只有几个字: 

 我走了,再见。

  李响的泪,落在了这张纸上。  

原来自己……是爱他的啊。 

 …… 

 “你把我抛下,什么也不说。”  

“你知道,我有多想你吗?”

  ……  

“李响,我……”刘迦拦下正准备离开的李响,李响看了看他,理也不理。刘迦再次拉住他,这次,他直接吻上了他的双唇。 

 你知不知道,每个没有你的日子,我都很痛苦。

  我一直都想着你。  我特别想见你。

  其实我很早就喜欢上你了。 

 你每个深夜都要练习,我每次看到你,心都会很疼。 

 我担心你会搞垮你自己。 

 当我发情期时看到你,我真的很开心,所以我才放下心来,不再对抗我的身体。  

李响再次落泪了。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离开我都不给我说,我以为……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!”  

“我……”刘迦紧紧抱住李响,“我不会再离开你了。”  

幸好,我们在这茫茫人海中,还能再次相遇。 

 这一次,我们都不要离开彼此。  



(迦哥离开响哥是因为他认为响哥不喜欢自己,正好老师问自己要不要参加比赛,于是就走了。

 还想写朱员玉润,朱凤伟和胡沈员应该是什么呢? 

还有就是谢谢大家看我的文,真的十分感谢!!!)